强国必须强军,军强才能国安。延承军人精神,实现强军梦想。

在建军93周年之际,温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用音频讲述老中青三代人的革命故事。

在故事中感动,在感动中收获,让军人精神久久萦绕在我们之间。

陈盈盈:那一抹永不褪色“海霞红”

2020-08-21 07:47:00

  陈盈盈,浙江洞头人,现任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连长。

  2001年加入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,2002年入伍成为浙江省军区通信一连战士,2004年退伍后回到民兵连,历任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排长、副连长、连长。

  曾先后荣获“全国民兵工作先进个人”“全国三八红旗手”“浙江省青年岗位能手”“浙江省十大青春领袖”等荣誉称号。

 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面对战火,洞头一群年轻的渔家姑娘用自己的血泪谱写了一曲巾帼战歌。从此,“海霞”成为洞头不朽的传奇。如今,以“海霞”闻名全国的“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”,在现任连长陈盈盈带领下,依旧以“海霞”精神,坚守在祖国的海防线上,践行着新的时代使命。

  “嘿!哈!”——每天清晨,在洞头区北岙镇海霞村,海岛的宁静被一群女民兵打破。她们正身着迷彩服挥舞拳脚,即便是在连日的高温天,每日清晨一抹抹靓丽的彩霞,也仍然按时出现在东海之滨,成为“百岛洞头”与众不同的绚烂。

  这一群“花木兰”中,最惹眼的要数女子民兵连连长陈盈盈。从一位退役军人到女子民兵连连长,这位80后姑娘将自己20年的青春奉献给了连队。回忆青春岁月,陈盈盈笑言自己并不后悔,“海岛人人是‘海霞’,人人心怀奉献精神。”

  缘起:一通电话的召唤

  陈盈盈的故事,从她小时候把目光坚定地投向“海霞军人班”时起开始。

 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为保卫家乡,洞头的渔家姑娘们放下针线拿起钢枪,与守岛部队一起擒土匪、巡海滩、固海防,铸就了一段传奇故事。连队先后涌现出汪月霞、陈玉兰、王翠香等一批女性典型。她们的动人故事被改编为长篇小说《海岛女民兵》,后被翻拍成电影《海霞》,影响了几代人,也让洞头女子民兵连成为洞头乃至温州的特殊记忆符号。

  “海霞”的故事,生于斯长于斯的陈盈盈耳濡目染。她中专毕业时,适逢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征召,17岁的陈盈盈抱着“穿军装打枪很帅气”的心态,报名了民兵连,在2001年也成了一名“海霞”。

  但是,军营的艰苦超出了陈盈盈的想象。她的动作老是出错,训练跟不上大家的步伐。于是,在日常操练结束后,陈盈盈自己“加班加点”训练,最终成了优秀女民兵代表,第二年被推荐入伍,成为省军区第一批报务女兵。

  2004年,她本打算退伍后留在杭州工作。洞头女子民兵连老连长的一通“帮忙训练新人”电话,唤回了陈盈盈。当时的陈盈盈也许想不到,那通电话短短的电话线,就此将自己的青春和洞头女子民兵连紧紧地缠绕在一起。

  蜕变:一个另外的自我

  2011年,洞头女子民兵连参加南京军区“郭兴福”比武,她带着23名女兵赴安徽参加“班用轻武器应用射击”强化训练。彼时刚刚做完甲状腺手术才一周的陈盈盈,带着一众女兵在营地和男兵们一起训练。整个南京军区的现役连队,只有洞头女子民兵连一抹“红霞色”,训练时自是惹满了眼光。

  那段日子,为了和男兵们抢唯一的射击训练场,姑娘们总是早起一小时;入夜,女兵们都睡了,陈盈盈跑到走廊借着灯光改教案、背教案,忙活到凌晨2时,每天只睡四个小时,再起床训练。一介女子的声音在开阔的训练场显得微弱,训练要靠吼。然而刚刚做完甲状腺手术的陈盈盈嗓子状态不好,每天的训练间隙,都需要找军医挂点滴消炎方能发声。有时军医不在,“久病成医”的她就自己对自己“下手”,左手给右手扎针。

  23天的时间,她从100斤掉到了77斤。陈盈盈的体重轻了,同一个训练营上男兵们看女兵的眼神的分量却重了——从最初的轻视,到后来的钦佩。

  一切的艰辛,在展示日那天得到兑换沉甸甸的成就感。女兵们毫不逊色于男兵的表现,得到中央军委、总部首长高度评价。陈盈盈入选“百名优秀四会教练员”,并荣立个人一等功。

  然而当时沉浸在欢呼中的女兵们并没注意到,她们的连长在向总部领导展示科目时,枪托不小心砸到了腮帮。当时她只觉得口中有颗粒物,还舔到一股血腥味。当时,全连队的人都在等她下命令,她来不及细想,和着血吞下硬物。下台后,她用舌头向上一卷,才知道左上排少了两颗牙。

  在那之前,陈盈盈对未来的构想是一份稳定的工作,过相夫教子的生活。而此次训练让她发现了另一个自己——“那段时间我彻底变了,我真正把连队当成了自己的事业。”

  不悔:一抹靓丽的青春

  顶着烈日训练,在操场上一趴就是两三个小时;冒着风雨,手指、手臂被枪震得肿了又消,消了又肿;晒斑是陈盈盈脸上的“顽固分子”,连续敷7张面膜也无济于事;满柜子漂亮衣服,最常穿的却还是那洗得发白的军装;除了去北京和南京开会,她几乎没有时间走出浙江,带孩子旅行成为奢望;伤病更是“家常便饭”,每到冬天,咸湿的海风吹来,因为风湿性关节炎,陈盈盈常常“疼得直接跪在地上”。

  这,就是陈盈盈的青春。迷彩服的青春,万里挑一。

 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,每一个单拎出来,都是寻常女孩子避之不及的苦累。“和别的女孩子相比,我的青春,少了一些肆意,但我所收获的并不比别人少。我的这些经历,让我比同龄人更坚强。”陈盈盈说。

  2014年,陈盈盈当妈妈了,她一向坚强的人生多了一份柔软。然而,当其他初为人母的姑娘还沉浸在孩子软糯的肌肤触感中时,剖腹产后40天的陈盈盈却提早回到了连队组织训练。工作的特殊性质,使得这位母亲在孩子成长的前几年备受煎熬——一边是对自己在连队工作的高标准严苛,另一半是母亲的天性。

  最令陈盈盈愧疚的是,孩子7个月大的时候发高烧,她却“困”在温州训练基地里准备连队成立55周年展示,“那时我根本不可能丢下连队请假回去,我只能在电话里哭。”

  所幸,孩子健康成长。如今,儿子“小马”时常会指着陈盈盈身上的军装说“好看”,看着英姿飒爽的军训动作咯咯笑。

  一次焕新的历程

  因为年轻思想活跃,担任连长后,陈盈盈给海霞精神注入了许多新时代的内涵,把海霞队伍与海岛志愿服务不断融合。每个假期,女民兵们走上街头,主动承担交通疏导、治安巡逻工作;平时,走进学校、养老院、孤儿院开展爱国教育、爱心帮扶;一旦危难发生,进灾区、入火场、抗台抢险……此外,女民兵们还主动考取导游证、船员证、驾驶证等,积极投身海岛旅游建设。

  和平年代,东海之滨的这一抹“海霞”,越发绚烂。在陈盈盈的带领下,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近年来发展渐成体系,还荣获了“全国五四红旗团支部”称号。2018年,该民兵连首次向全国招录新兵,近千人咨询,百余人应征。一系列的海霞红色旅游规划、海霞爱国主义教育、海霞基地打造,让“海霞”成为洞头品牌的代名词。

  对于陈盈盈们这些“花木兰”,加入女子民兵连是一次蜕变;而“陈盈盈们”对于女子民兵连,也是一次焕新的历程。“现在女民兵的工作,跟以前不一样了。我们想立足自己的岗位,传播‘海霞’精神。”陈盈盈说。

  谁才是“海霞”?在陈盈盈的心里,“海霞”不只是一段过去,也不只是几个叫得出名字的人,她是一种精神,奋斗不息、坚忍不拔,是这个时代呼唤的精神。她希望未来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“海霞”这个大团队来,让“海霞精神”能够更好的传承和发展,让这面旗帜一代代传下去。

监制:金道汉|编辑: 范呈祥